财经高参当退坡成为潮流“巨婴”们也该长大了

发布时间:2018-06-13 14:29:58

财经高参当退坡成为潮流“巨婴”们也该长大了

  原标题:财经高参当退坡成为潮流,“巨婴”们也该长大了 这几天,隐藏在高考、范爷之后,其实还有一则影

  6月1日,国家发改委网站上一则通知,让几乎全国的光伏企业都坐不住了。这份公布于5月31日的文件,被称为史上最大规模光伏退坡令。几天后,A股光伏板块整体市值蒸发接近150个亿,港股市场光伏概念股,也有20%的跌幅。

  具体来说,这份通知主要内容就是两点。第一,光伏电站所产生的电,接入电网后的价格统一降低5分钱每千瓦时。第二,整个2018年国家不再上马普通光伏电站建设。

  抛开太阳能电池板的制作和回收过程,太阳能发电是一种清洁无污染的新能源。但除了那种自己发电自己用的分布式光伏电站,太阳能所发的电,只有接入国家电网才能产生价值。受技术所限,光伏发电成本更高,如果完全按照市场来,光伏电站相比传统火电水电,根本没有优势。

  而为了使中国的光伏产业得到发展,有朝一日可以彻底代替火电,这个行业还必须存在,企业还得一边赚钱一边改进技术。因此,国家一直对光伏上网电价有补贴,即电网给你一笔钱,国家再给你一笔钱。电网和光伏电厂都不亏,差价国家财政来补。

  其实,补贴对坡这一现象不仅存在于光伏产业。从去年开始,曾经火热的新能源汽车,也逐渐经历退坡潮。去年10月底,在济南的一场新能源车厂家负责人座谈会上,本来主题是讨论新能源车接入监测平台的相关操作,但实际上却成了厂家向政府要政策要补贴的“吐槽大会”。更有知名新能源汽车厂家负责人说,如果退坡继续,他不保证企业将会继续盈利。

  行业补贴,其实是一个古老的线世纪,德国经济学家李斯特(不是弹钢琴的)就曾提出过相关理论,后人称之为幼稚工业保护。这位古典经济学的批判者的初衷,是为了保护德国新兴产业免受其他资本主义强国的冲击。后来,对于某个新兴产业,即使没有面临国际竞争,部分政府也开始使用补贴的方法,对其进行保护。

  关于类似产业政策的存费,学界和业界一直有争论。前些年轰动一时的林毅夫和张维迎的辩论,其实就代表了两个学派根本观点的交锋。虽然双方谁都没能说服谁,但在实践中,中国各种形式的产业政策却一直在出台、改变和废止中游走。就目前来说,无论是应付国外竞争,还是保护朝阳产业,不少受保护的所谓幼稚产业,在发展到一定程度后,都会出现各种问题。

  例如具有朝阳产业和民族产业双重特点的电影,在享受了国家多种保护的同时,却发展得不尽如人意。当然这种不如意,更多地是指质量而非票房。特别是前段时间陆续被质疑为抄袭的国产动画,更是被指单纯地骗补贴。

  过去,国家曾经出台政策,动画公司达到一定标准,便可按产品时长享受每分钟1000元的补贴。如此一来,以牺牲质量来换取时长成为不少企业的选择。诸如抄袭日本《铁胆火车侠》的《高铁侠》,抄袭经典动画《猫和老鼠》的《猪猪侠》,均是恶心了观众,赚足了补贴。更有一些听了名字就知道是抄袭的动画片,比如《宋代足球小将》、《小樱桃》、《汽车人总动员》等。而其后果,便是真正愿意做创作的良心动画企业步履维艰。

  而就新能源汽车来说,大规模骗补的情况已经出现。为了最大程度骗取补贴,不少车企干脆放弃研发,直接将车便宜卖出去就好了。更关键的是,在这个过程中,市场并没有受益者。

  首先,现在赚到大钱的光伏企业,并不一定是拥有技术优势,而只是可能在争取补贴方面别有方法。真正想做研究的企业,看到补贴比市场更赚钱,也转头去吃补贴。

  其次,大量的补贴造成了光伏产能的过剩。早在2013年,欧美就对中国光伏展开过反倾销调查。随后,随着补贴盛行,中国光伏行业起死回生日益兴旺。但在目前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的情况下,对光伏电站的需求实施逐渐见顶。国内卖不动,国外出不去,这就很尴尬了。

  也就是说,凡是有政策补贴的地方,市场的作用就会被降到最低。曾经看似幼稚的企业,经过不断喂养,个头变大了,但本质上还是一个个的巨婴。一旦断奶,瞬间可能面临死亡。

  在不少行业,都曾经传出过一些令人振奋的消息,比如某项技术达到国际领先,打破欧美垄断。但在业界,却有一个共识,就是没有市场化的技术,永远都是概念。

  一位金融届的前辈曾经说,全世界如此多的高校,每年诞生的黑科技不计其数,但九成九都是中看不中用的花瓶。举个例子,你是愿意花10万块钱买一辆5分钟充满电的新型电动车,还是花3000块钱买一辆“最高端”的雅迪?